如皋市華昊苗木園藝場(chǎng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垂詢(xún)熱線(xiàn):153-6551-0009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苗木出售,苗圃規劃,庭院綠化,工廠(chǎng)綠化,閑農莊,屋頂花園,別墅綠化,測量、設計、施工、養護一條龍服務(wù)...

過(guò)度裝扮的景觀(guān)文化最終將會(huì )走向滅亡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3-10-31 08:30

  

  北京大學(xué)第六節景觀(guān)設計學(xué)教育大會(huì )上,北京大學(xué)景觀(guān)設計學(xué)研究院院長(cháng)俞孔堅教授做了一次關(guān)于“生存與藝術(shù)”的演講,從古代田園鄉土景觀(guān)談到當代弊端重重的景觀(guān)設計。

  古代田園鄉土景觀(guān)充滿(mǎn)活力

  古代治水的大禹,就很清楚人與自然的關(guān)系,知道如何測方位、如何選地址、如何在大地上定位并處理好人與水的關(guān)系等等。李冰父子創(chuàng )造的都江堰水利樞紐,根本沒(méi)有大規模機械施工,也就絲毫沒(méi)有破壞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卻能巧妙地為成都平原提供人工水源,直到今天。

  現代流行景觀(guān)只能走向滅亡

  現在大量的園林工人在城市街道兩旁勞作不止,給花木澆水、除草、施肥、打藥。其實(shí),這樣做毫無(wú)意義。做出來(lái)的景觀(guān)漂亮是漂亮,但是一種病態(tài)美、也不可持續—這種景觀(guān)一旦無(wú)人照料、停止投入就必將死去,因為已被根本破壞的生態(tài)基礎設施承擔不起。

  景觀(guān)設計真正需要的不是粉飾太平、美化城市,而是去尋找一門(mén)生存的余數。也就是說(shuō),如何用少的工程獲得較大的收益、如何與自然的戒律相和諧、如何合理利用水資源、如何使人在景觀(guān)中體會(huì )到舒適和放松并找到精神歸宿,總之是要達到人與自然和諧。

  裝扮型景觀(guān)設施是沉重的包袱

  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我們的城市景觀(guān)設計都沉湎于所謂高尚文明的浮華裝飾、紀念碑式的建筑以及“人間天堂”般的花園造景之中。

  其次,對城市進(jìn)行精心打扮的行為,如當前城市建設中斥巨資來(lái)擺花、建規模超長(cháng)的廣場(chǎng)等,是不生態(tài)的做法、是城市文明不成熟的表現,因為斥巨資建的花壇、修的廣場(chǎng)等不能自我照料、自我生息繁衍、長(cháng)期而言,城市會(huì )因精致裝扮型的景觀(guān)設施而背上沉重的包袱。

  回歸到土地與人的真實(shí)關(guān)系

  城市景觀(guān)設計應該重歸“生存的藝術(shù)”—一種土地設計與保護藝術(shù)。這要求當代景觀(guān)設計必須承擔起重建桃花源、重建人與自然和諧的重任。而面對這樣的重任,景觀(guān)設計必須走向廣闊、真實(shí)而尋常的土地,尋找大禹的精神、汲取古人在土地上生存的技術(shù)和藝術(shù)。

  提倡一種以人為本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。作為城市設計者的我們就必須采取行動(dòng),重新定義城市,重視鄉土性,回歸土地與人的真實(shí)關(guān)系,圍繞生態(tài)基礎設施設計城市景觀(guān)而不是相反。

  面向下層、從每個(gè)普通城市居民的角度出發(fā),用日常工作、生活、休閑和娛樂(lè )的需求來(lái)衡量、評價(jià)和締造城市景觀(guān),如此才能創(chuàng )造出具有自我繁衍功能的景觀(guān)、有生命力的城市。城市建設者、景觀(guān)設計師也只有樹(shù)立理性、科學(xué)、平民化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,才能終達到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。


——摘自《綠化參考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