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皋市華昊苗木園藝場(chǎng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垂詢(xún)熱線(xiàn):153-6551-0009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苗木出售,苗圃規劃,庭院綠化,工廠(chǎng)綠化,閑農莊,屋頂花園,別墅綠化,測量、設計、施工、養護一條龍服務(wù)...

論符號學(xué)在城市生態(tài)公園景觀(guān)設計的作用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17-06-12 11:53

 

  一、城市生態(tài)公園景觀(guān)設計,符號學(xué)的理論體系與發(fā)展符號學(xué)(semiotics,semiologie,semiotic)是20世紀60年代以后由法國和意大利為中心重新興盛至歐洲各國,它的源頭不外乎胡塞爾的現象學(xué),索緒爾的結構主義和皮爾斯的實(shí)用主義。如按理論形態(tài)也可分為:


  其一,卡西爾哲學(xué)符號學(xué)(新康德主義),以及皮爾斯哲學(xué)符號學(xué);


  其二,索緒爾影響下的羅朗·巴爾特的語(yǔ)言結構主義符號學(xué);再細分:一曰:以索緒爾說(shuō)“語(yǔ)言學(xué)只是符號學(xué)一部分”,二曰:以巴爾特所言“符號學(xué)只是廣義語(yǔ)言學(xué)的一部分”,這符號學(xué)是擴大意義的語(yǔ)言學(xué),更準確地說(shuō)“元語(yǔ)言學(xué)”理論;其三,前蘇聯(lián)學(xué)者勞特曼的歷史符號學(xué),正好是索緒爾共時(shí)研究的反對等等。李幼蒸認為:“今日為通行的一般符號學(xué)理論體系共有四家:美國皮爾斯理論系統,瑞士索緒爾理論系統,法國格雷馬斯理論系統和意大利艾柯一般符號學(xué)?!?符號學(xué)作為一個(gè)跨越學(xué)科研究的方法的學(xué)科,當然少不了思想學(xué)術(shù)的革命性。符號學(xué)在開(kāi)始之初,主要研究的是語(yǔ)言特別是形式語(yǔ)言的符號問(wèn)題,方法和對象都很單一,伴隨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,人們發(fā)現符號這一概念與我們的很多領(lǐng)域都存在著(zhù)很奇妙的關(guān)系,因此當代的符號學(xué)研究逐漸向廣義的符號學(xué)挺進(jìn),逐漸融入了邏輯學(xué)、哲學(xué)、人類(lèi)學(xué)、心理學(xué)、社會(huì )學(xué)、生物學(xué)、傳播學(xué)、信息科學(xué)等領(lǐng)域的方法和研究成果,在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和自然科學(xué)的各研究領(lǐng)域都展現出了其獨特的作用和非凡的價(jià)值。符號學(xué)學(xué)者J. 培特斯和M. 費胥都鮮明的提出符號的這一交叉性和獨特作用,J. 培特斯說(shuō):“符號學(xué)既是一種批判的洞察力,又是一種方法論。在這一種意義上,符號學(xué)完全可以作為我們檢驗我們宇宙以及我們對宇宙理解的一種架構”。M. 費胥說(shuō):“符號學(xué)為我們提供一幅非常復雜但有詳盡的概圖,使我們能夠從中確定任何一個(gè)涉及其它領(lǐng)域的高度專(zhuān)門(mén)化領(lǐng)域的位置,并迅速地告訴我們如何從這一領(lǐng)域轉向另一領(lǐng)域,并且能夠很有效的區別那些尚待開(kāi)墾的領(lǐng)域和耕耘已久的領(lǐng)域各自特有的特征?!?我們生活中符號無(wú)處不在——語(yǔ)言、繪畫(huà)、音樂(lè )、文字、文字背后包含的概念、甚至于各種人們的生活形態(tài)和活動(dòng)等涉及到人們傳承交流知識的各種概念,都是可以歸到符號的范疇中,即現實(shí)世界中的每一個(gè)事物都反映在人的精神世界中,都可能被符號化。這世界要變成一個(gè)清晰的圖景,就要被分割,被分析,而這種固定的分割就需要我們用符號來(lái)固定化,濃縮化,使得精神世界在符號的基礎上不斷構建,也使人類(lèi)通過(guò)符號的所指來(lái)探索世界成為可能。因此,對世界認識的簡(jiǎn)化與深化都離不開(kāi)符號。唯有符號,才使事物脫離它游移不定的表象而獲得穩定的必然實(shí)質(zhì)成為可能?!偃缥叶亲羽I了,而別人又能做飯,我怎樣讓別人知道呢?用語(yǔ)言符號告訴它,簡(jiǎn)單明了。不用語(yǔ)言,做各種手勢,則要費半天力氣他才能懂。像我們的文化,人類(lèi)把幾千幾萬(wàn)年的知識,人類(lèi)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經(jīng)歷,以文字符號的形式(古人結繩記事)記錄下來(lái),正是通過(guò)這些小小的文字符號,人才可能不斷站在巨人的肩上,向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發(fā)展的高峰前進(jìn),人們才有可能在短短的時(shí)間里了解到人類(lèi)以往的所有的發(fā)展歷程——技術(shù)發(fā)展、藝術(shù)發(fā)展、哲學(xué)發(fā)展、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規律等具體的細節變化,從而使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不斷發(fā)展,不斷超越歷史成為可能。因此,符號的濃縮和指代性,符號的這種傳播和交流性,符號的這種傳承記載性成為我們研究各領(lǐng)域現狀和未來(lái)的一個(gè)極為重要的參考數據。